泰科故事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学校概况 > 泰科故事 > 信息正文

他是同事、同学心中喜爱的飞哥

时间:2021-03-24 08:31:31    作者:    来源:    点击数:

  他是同事和同学心中的“飞哥”。在泰科通信工程学院和智能工程学院,飞哥的称呼远比“高院长”、“高老师”更普及。甚至领导吃饭时也会说:“飞哥,来,喝一个!”

  80后的飞哥,两鬓有着和年龄不大相称的白发,他说这两年锻炼的平台大了,承担的工作更重要了,白些头发是很值得的。

  飞哥是地地道道的理工男,学物理出身,浑身上下流露出理科生的踏实。他是物联网高级工程师、大数据高级工程师、理学硕士,重庆市电子学会高校电子技术研究会专委会委员、重庆市科委物联网方向评审专家。

  这些年,飞哥把全部精力投身到教学中,成为了学生心中可爱、可敬、可靠的飞哥。

  飞哥对同学们说,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就行,只是尽量晚上十点以后不要打!怕影响爱人和小孩休息。不过,当大半夜12点,学生的电话铃响起时,他依然耐心地和学生聊起来。飞哥说,这个时间能给我打电话,一定是有非常不好解决的问题,这是对我莫大的信任啊!

  理工男飞哥讲课非常受学生欢迎,因为他不仅授业,还解惑、传道。他不只擅长把专业知识深入浅出地讲给学生,还会解答学生在某个特定时期遇到的普遍问题,比如:考四六级、考研、处理男女朋友关系等等。飞哥说,学习知识,只是大学的一部分,能让学生明白一些人生的道理,才是更为重要的。有时候还会把自己失败的教训分享给同学,让他们不要犯同样的错误。

  飞哥认为,理工科的教学一定要和实践结合起来,这样比孤立地学书本知识收效大很多。为推动校地融合、校企融合,他联系泰安的大型民营企业,组织学生去参观学习,还与泰开集团协商能否开展定制班培养的合作事宜,希望能为他们定点定向培养智能工程人才。

  在志愿服务活动中,这些工科生们也不甘落后,同学们参加了由山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及泰安市人民政府主办的“2020年泰山智能制造峰会”的志愿服务工作,受到省部领导、市领导、院士专家、企业领导的高度好评,为学校赢得了良好的社会声誉。还有泰科人家志愿服务项目,第26届全国医院感染管理学术年会,北村图书募集等等,都留下了孩子们灿烂的笑容。

  飞哥说,自己觉得世界上最温暖的事,莫过于教师节收到学生的贺卡。东西虽小,却让他心里暖洋洋的……

  飞哥说,自己认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事,是教过的学生毕业时会依依不舍地跟他在学校门口吃碗小面,是多年后他们还会记起飞哥的某句话,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联系他。就在前几天,一名2014级的学生告诉他,老师,我现在在某某公司上班,有合适的师弟师妹可以推荐给我哟……

  2019年1月,不惑之年的飞哥从熟悉的重庆来到了永利澳门手机网站,老校新建,十来幢书院、学院正拔地而起,一切都是刚刚开始,那时既忙碌劳累,又充满希望。

  从过去一个教研室主任,到这里负责两个学院,飞哥开始了人生全新的旅途。要扩团队、要带新老师,要申报专业,要做实验室规划、专业认证、国际交流合作……

  作为一个“崭新”的学院负责人,飞哥带出了一支业务能力较强、工作氛围好的教学团队。教师团队中,有从国企辞职的、有高校优秀毕业生、还有私企技术骨干、高级工程师。老师们经过一年的学习和历练,都迅速成长为教学骨干。在学校第十六届青年教师教学比赛中,赵沙沙、娄玲玉两位老师分获第二名和第四名。两位老师还获得了全国高校教师教学创新大赛—3D/VR/AR数字化虚拟仿真主题赛项一等奖和三等奖。如今,娄玲玉老师已经成为机械工程教研室主任,承担起带队伍的新任务。

  飞哥能充分运用理工男严谨务实的长项,采用多样化的方法传帮带新老师,如分享教案、帮新老师修改PPT、组织新老师试讲、上示范课等,在疫情期间,他还把自己线上讲课的实况录下来,发给老师们参考学习。

  飞哥说,当年他的老师也是这样不厌其烦一遍一遍地指导他,让他快速成长,现在,他也要把这些好的方法和作风传承下去,这就是传承的力量。

  飞哥说,一个好的团队,工作氛围很重要。他和两个学院的教学秘书同在315办公室办公,所有的老师都把这个办公室看成在学校的家。工作之余都会汇集到这里,谈谈上课的感受、聊聊可爱的学生、跟老教授汇报一下备课的难点,跟新老师讲点自己的体会,很多时候都会会心一笑,有时甚至开怀大笑。引得其他办公室的同事好奇,以为315又有什么好事了。

  飞哥喜欢自己的团队,他说感受着老师们对自己的信任、见证着他们的进步,真是莫大的幸运。说起他们,飞哥不大的眼睛会更加明亮起来。飞哥说,他们让我温暖,让我感动。他们会把自己私事讲给我听,无论是快乐,还是烦恼,把我当家人一样;我布置的工作,他们从来不说二话,即使从来没做过也努力承担起来,加班加点一点不报怨。有时候我夜里12点多往群里发文件,老师们还能及时回复“收到”……

  飞哥说,当期末结束后,同事们会在一起AA制聚餐,大家开心地笑着、聊着,总是很温馨……

  飞哥喜欢简单生活,他不抽烟,不喝酒,不打牌,不善应酬。业余时间里,备备课、写写文章,每天拿出半小时和爱人、孩子打打视频聊聊天。

  说到家人,理工男飞哥的眼睛微微泛红,他掩饰地低下眼睛说,这两年亏欠爱人的确实太多,上次回家,看到爱人本来乌黑的长发,赫然垂下几绺白发,内心酸楚极了。第一次登上从合川到泰安的火车时,家里的二宝不到三岁,每次放假回家时,小家伙都会生分一会儿,过会儿才想起这是爸爸……

  飞哥说,家人的支持太重要了,没有他们毫无怨言的付出,自己也不会这么安心在集团给予的更大的舞台上挥洒青春。飞哥成家后,岳父母一直照顾他们小家庭的生活,二老以重庆人最朴实的感情真诚待他,岳父做饭,岳母带娃,生怕影响了他工作。在他要不要来山东这件事上,爱人和岳父母都表现了极大的支持,默默承担起了家庭和两个孩子全部的责任。

  当然,飞哥不仅仅是位好老师、好院长,也是位好丈夫,他把工资全数上缴老婆大人,过起了早请示晚汇报的生活。

  飞哥说,假期最享受的时光,就是大女儿在一旁的书桌上写作业,自己在床边备课写文章,小女儿在床上看小猪佩奇,偶尔休息一会儿,抱一下这个,捏一下那个……(文:闫冬)